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做阳光教师 教快乐语文

——在细节中积累经验,在平凡中孕育精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课文推荐  

2007-06-26 11:42:19|  分类: 与专家同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[新课标第五册]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掌  声
  上小学的时候,我们班有位叫英子的同学。她很文静,总是默默地坐在教室的一角。上课前,她早早就来到教室,下课后,她又总是最后一个离开。因为她得过小儿麻痹症,腿脚落下了残疾,不愿意让别人看见她走路的姿势。
  一天,老师让同学们轮流上讲台讲故事。轮到英子的时候,全班四十多双眼睛一起投向了那个角落,英子立即把头低了下去,老师是刚调来的,还不知道英子的情况。英子犹豫了一会儿,慢吞吞地站了起来,眼圈红红的。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,她终于一摇一晃地走上了讲台。就在英子刚刚站定的那一刻,教师里骤然响起了掌声,那掌声热烈而持久。
  在掌声里,我们看到,英子的泪水流了下来。掌声渐渐平息,英子也镇定了情绪,开始讲述自己的一个小故事。她的普通话说得很好,声音也十分动听。故事讲完了,教室里又一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英子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,然后,在掌声里一摇一晃地走下了讲台。
  从那以后,英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不再像以前那么忧郁。她和同学们一起游戏说笑,甚至在一次联欢会上,还让同学们教她跳舞。
  几年以后,我们上了不同的中学。英子给我来信说:“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掌声,因为它使我明白,同学们并没有歧视我。大家的掌声给了我极大的鼓励,使我鼓起勇气微笑着面对生活。”

 以下文章系参加县、市两级语文教师业务技能大赛之“教学设计”时所面对的考题,暑假将陆续发上本人的设计。
 

[县赛课文]

 白兔和月亮

 作者:周国平
  在众多的兔姐妹中,有一只白兔独具审美的慧心。她爱大自然的美,尤爱皎洁的月色。每天夜晚,她来到林中草地,一边无忧无虑地嬉戏,一边心旷神怡地赏月。她不愧是赏月的行家,在她的眼里,月的阴晴圆缺无不各具风韵。


  于是,诸神之王召见这只白兔,向她宣布一个慷慨的决定:“万物均有所归属。从今以后,月亮归属于你,因为你的赏月之才举世无双。”


   白兔仍然夜夜到林中草地赏月。可是,说也奇怪,从前的闲适心情一扫而光了,脑中只绷着一个念头:“这是我的月亮!”她牢牢盯着月亮,就像财主盯着自己的金窖。乌去蔽月,她便紧张不安,唯恐宝藏丢失。满月缺损,她便心痛如割,仿佛遭了抢劫。在他的眼里,月的阴晴圆缺不再各具风韵,反倒险象迭生,勾起了无穷的得失之患。


   和人类不同的是,我们的主人公毕竟慧心未泯,她终于去拜见诸神之王,请求他撤销了那个慷慨的决定。

 

[市赛八县选手课文]

 

 

窃读记
作者:林海音
   
 转过街角,看见饭店的招牌,闻见炒菜的香味,听见锅勺敲打的的声音,我放慢了脚步。放学后急忽忽地从赶到这里,目的地可不是饭店,而是紧邻它的一家书店。

  我边走边想:“昨天读到什么地方了?那本书放在哪里?左边第三排,不错……”走到门口,便看见书店里仍像往日一样挤满了顾客。我可以安心了。但我又担忧那本书会不会卖光,因为一连几天都看见有人买,昨天好像只剩下一两本了。

  我跨进店门,暗喜没人注意。我踮着脚尖,从大人的腋下钻过去。哟,把短头发弄乱了,没关系,我总算挤到里边来了。在一排排花花绿绿的书里,我的眼睛急切地寻找,却找不到那本书。从头来,再找一遍。啊!它在这里,原来不在昨天的地方了。

  急忙打开书,一页,两页,我像一匹饿狼,贪婪地读着。我很快乐,也很惧怕——这种窃读的滋味!

  我害怕被书店老板发现,每当我觉得当时的环境已不适宜再读下去的时候,我会知趣地放下书走出去,再走进另一家。有时,一本书要到几家书店才能读完。

  我喜欢到顾客多的书店,因为那样不会被人注意。进来看书的人虽然很多,但是像我这样常常光顾而从不购买的,恐怕没有。因此我要把自己隐藏起来。有时我会贴在一个大人的身边,仿佛我是他的小妹妹或小女儿。

  最令人开心的是下雨天,越是倾盆大雨我越高兴,因为那时我便有充足的理由在书店待下去。就像在屋檐下躲雨,你总不好意思赶我走吧?我有时还要装着皱起眉头,不时望着街心,好像说:“这雨,害得我回不去了。”其实,我的心里却高兴地喊着:“大些!再大些!”

  当饭店飘来一阵阵菜香时,我已饿得饥肠辘辘,那时我也不免要做白日梦:如果口袋里有钱该多好!去吃一碗热热的面条,回到这里时,已经有人给摆上一张沙发,坐上去舒舒服服地接着看。我的腿真酸哪,不得不交替着用一条腿支撑着,有时又靠在书柜旁,以求暂时的休息。

  每当书店的日光灯忽地亮起来,我才发觉已经站在这里读了两个多钟头了。我合上书,嗯了一口唾沫,好像把所有的智慧都吞下去了,然后才依依不舍地把书放回书架。

  我低着头走出书店,脚站得有些麻木,我却浑身轻松。这时,我总会想起国文老师鼓励我们的话:“记住,你们是吃饭长大的,也是读书长大的!”
  

 

 [市赛市区选手课文]

     桥

    作者:谈歌

   黎明的时候,雨突然大了。像泼。像倒。

   山洪咆哮着,像一群受惊的野马,从山谷里疯狂奔出来,势不可挡。

   工地惊醒了。人们翻身下床,却一脚踩进水里。是谁惊慌地喊了一嗓子,100多号人你拥我挤地向南跑。但,两尺多高的洪水已经开始在路面上跳舞。人们又疯了似地折回来。

   东西没有路。只有北面那座窄窄的木桥。   

   死亡在洪水的狞笑声中逼近。

   人们跌跌撞撞地向那木桥拥去。

   木桥前,没腿深的水里,站着他们的党支部书记,那个不久就要退休的老汉。

   老汉消瘦的脸上流着雨水。他不说话,盯羞乱哄哄的人们。像一座山。

   人们停住脚,望着老汉。

   老汉沙哑地喊话:“桥窄。排成一队,不要挤。党员排在后边。”

   人群里喊出一嗓子:“党员也是人。”

   有人响应:“这不是拍电影。”

   老汉冷冷地:“可以退党,到我这儿报名。”   

   竟没人再喊,100多人很快排成队伍,依次从老汉身边跑上木桥。   

   水渐渐窜上来,放肆地舔着人们的腰。

   老汉突然劈手从队伍里拖出一个小伙子,骂道:“你他*的还是个党员吗?你最后一个走!”老汉凶得像只豹子。   

   小伙子狠狠地瞪了老汉一眼,站到一边。

   队伍秩序井然。

   木桥开始发抖,开始痛苦地呻吟。

   水,爬上了老汉的胸膛。终于,只剩下了他和那小伙子。

   小伙子竟来推他:“你先走。”

   老汉吼道:“少废话。快走。”他用力把小伙子推上木桥。

   突然,那木桥轰地塌了。小伙子被吞没了。

   老汉似乎要喊什么,但,一个浪头也吞没了他。

    白茫茫的世界。

   五天以后,洪水退了。

   一个老太太,被人搀扶着,来这里祭奠。

   她来祭奠两个人。 

   她丈夫和她的儿子。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